合作与供稿人(部分

2017-09-03 11:01

  有人认为,组团买彩票很多时候并不需要数学天才,而更多是体力活:比如打出彩票以及之后的分类整理。想想吧,50万张彩票,要整理出中的那些,再去兑,的确是一件耗时耗力的工作。

  一周之后,8月16日,金就突破了200万美元。所有人都了。按照常理计算,把金总额从170万推高到200万,需要购买50万张彩票。每台每分钟能出票100张,50万张就需要80多个小时,这看起来是一个很难完成的任务——还可能出现卡纸、断电等各种问题。

  在麻省理工学院(MIT),有一幢学生宿舍非常特别。这幢宿舍楼的名字叫“兰登大堂(Random Hall)”。根据校园传闻,最早在1968年住进这幢楼的学生想把这幢楼命名为“兰登书屋(Random House)”。这个名字和著名出版商兰登书屋重名了,于是这家出版商特意写了一封信向学校,最后这幢楼被命名为“兰登大堂”。

  这看来和其他彩票没有什么不同,但Cash WinFall 有一条特殊的规则。一般彩票如果当期没人中大,金会累积到下一期。但如果连续好几期没人比中6个数字,那么金就会非常高——这看起来很诱人,但有一个问题就是,连续多期没人中的话,就不会有中的新闻。而如果中的新闻变少,那么人们买彩票的兴趣也会减弱。

  但是,哈维和卢昱然看到了一个别人想不到的机会:与其等待总金突破200万,不如主动出击,购买大量彩票,让金突破200万。

  2010年夏天,发生了一件大事。这件事让哈维和卢昱然名声大噪,但最终也导致了停止了这支彩票的发行。

  学数学的詹姆斯·哈维很快就发现了这一点,经过计算,他发现,当大会分给下期投注的人的时候,平均每张彩票的最低收益是2.3美元,即平均每张彩票净赚0.3美元。

  介入调查后得出了一些结论:一方面,表示,哈维和卢昱然疯狂购买彩票的行为完全,因为他们的购买并没有影响到彩票的中几率;另一方面,发现一些彩票运营点的人存在问题,比如允许彩票购买者自己操作,比如彩票购买者不在场的时候也允许他们购买彩票——但这些都是小问题。

  为什么哈维和卢昱然能会做出如此激进的决定呢?那是因为他们深入研究了彩票的规则。早在2005年的时候,哈维就向要求拿到一份彩票发行的规则,他终于在2008年如愿以偿。在详细了解了彩票的发行规则和金发放规则后,他和卢昱然就做的更加得心应手了。根据人们事后的总结,当时很重要的一点是,如果等待金自然增长,到最后接近200万时,一定会有很多人涌入购买彩票,等待分到大的一部分。而这个时候,因为购买彩票的人多,所以每个人分到的金就会变少。所以,不如主动出击,独享分配下来的大。因为哈维跟卢昱然这次赢的太精彩了,所以引起了很多同行的不满和嫉妒,也引发了的关注。比如另一支职业购彩团队的领军人物塞尔比就表示,应该早就注意到了哈维和卢昱然的疯狂购彩行为,并且应当提醒大众。他认为这样对其他人不公平。

  这里又会涉及另一个数学问题。如果你只买一张彩票,一个数字都没有比中,收益仍然是0。所以,要尽可能多买彩票,才越有可能确保自己的收益为正。

  有多支职业团队争相购买彩票,Cash WinFall 很快就成为了美国最赚钱的一支彩票。买彩票的人越多,用于慈善事业的钱也就越多。所以当地并没有组团买彩票的人(更何况他们并没有违反购买彩票的规则),一些工作人员甚至鼓励他们这么做。

  当时,Cash WinFall 的大又很久没有人拿到,金正在接近200万美元。8月12日的时候,总金的额度达到了159万美元,根据以往的数据,彩票发行部门预计下一期的总金将达到170万美元左右。如果金照这样的速度增长,那么2-3周之后,如果还没人中大,总金就将突破200万美元,进而被分给其他中者。

  既然为了赚钱,他们能想到拍卖楼层的名字,住在兰登大堂的人对赚钱肯定非常感兴趣。而买彩票,则是世界上最简单的赚钱方法之一。

  所以,这个看起来很明显的“漏洞”,其实并不是随便一个人都能钻的。但这难不倒詹姆斯·哈维,毕竟他可是数学高材生。而且,他还有一个帮手:2岁就来到美国的中国人卢昱然。卢昱然是个数学神童,他父母都是美国大学的数学老师,在进入麻省理工大学学习前,他就完成了九门大学数学课。

  当然,一切的核心是,上一期彩票的累积金要接近200万美元,然后当期的金要超过200万美元,而且得没人中大,这样才能触发特殊的金分配机制。

  2005年2月,就在Cash WinFall 这种彩票推出后没多久,詹姆斯·哈维和卢昱然就召集了大概50名麻省理工学院的学生集体来买彩票。他第一次筹集了1000美元,而收益达到3倍。接下来几年,哈维和卢昱然成了职业彩票买手。他们成立了兰登战略投资公司(按宿舍楼命名),专门买彩票。

  编者注:组团买彩票,还大赚一笔,靠的是强大的数学能力。故事的两位主人公都是麻省理工学院的高材生,其中一人还是2岁前往美国的华人卢昱然。在赚到钱之后,他们现在已经开始互联网创业。2012年,他们做了一个视频通话应用QuicklyChat,并且进入了全球最知名的孵化器Y Combinator。不过后来这家公司的发展并不是很顺利,互联网上也没有留下太多资料。

  更为重要的是,由于广泛的报道,更多人了解了Cash WinFall 的规则,想利用这个规则的人越来越多。但是买彩票的人越多,最后每个人分到的金就越少。在2010年圣诞节期间,总金额又突破了200万美元,但这次并没有赚一笔,因为太多人购买了彩票。

  为了防止出现这个问题,Cash WinFall 增加了一条规则:如果累积的金超过200万美元,而没有人中大,那么大的金将会分给其他中者,而不是继续累积。

  2005年的时候,一位名叫詹姆斯·哈维(James Harvey)的学生即将完成自己的数学学位,但最后一个学期,他还需要做一个新的题目。在找题目的时候,他想到了彩票。

  最关键的是,《环球报》对此事进行了深入的报道,引起了社会上较大的反响。人们总是会对钻的人表达不满,尽管他们也可以充分利用这个规则。

  住在兰登大堂的学生重来不缺乏创意。他们不仅给宿舍楼命名,还在eBay上拍卖每层楼的名字。不过可惜没有什么人感兴趣,其中一层的命名权仅拍出了36美元的价格,中标者用自己女儿的名字Denstiny 命名了这层楼。

  2012年他们的视频聊天项目QuicklyChat被全球最知名的创业孵化器Y Combinator 看中,进驻了他们的孵化器。可惜后来这个项目不算成功,互联网上也没有更多相关消息了。后来他们还一起做过一家叫ZeroMailer 的公司。根据美国职业社交网站LinkedIn 上的资料,哈维和卢昱然现在都加入了云储存公司Dropbox。在2013年的时候,美国有一支彩票总金达到了4.25亿美元。这个时候,哈维写了一篇很长博客进行分析。最后他说,无论金如何,你要去买彩票,最好只是买了玩玩而已,不要一心想着中。而这也是我们的。

  除了他们,还有另外一些人也注意到了Cash WinFall 这种彩票的特殊规则。大学的一位生物制药研究人员也成立了一支职业彩票购买团队。一家零售店的老板格兰德·塞尔比(Gerald Selbee)也成立了一支团队。

  彩票的种类有很多,玩法也都不一样。2004年,麻省理工学院所在的州推出了一种叫Cash WinFall 的彩票,詹姆斯把目标锁定在了这种彩票上。

  这就为“投机者”创造了机会。因为如果大的金分给其他人的话,当期彩票的总金很可能多于彩票的总金额。简单来说,当期彩票的总金额可能是100万,原本金是数额应该是60万——而如果累积上期200万的金的线万,金额度远远大于平时。

  到2011年,组团买Cash WinFall 已经很难赚到钱了,而州也逐渐停止了这支彩票的发行。

  塞尔比来头也不小。他大学主修的也是数学,曾经在其他州也有过类似彩票购买的经验。在2003年的时候,他发现密歇根州一种彩票的漏洞,成立了一个大概32人的团队专门买那种彩票,直到两年后这种彩票被废除。这两年里,他通过买彩票赚了不少钱。那种彩票的“漏洞”,和州的Cash WinFall 非常相似。所以当塞尔比听说Cash WinFall 之后,很快就跟进了。

  实际情况是,哈维和卢昱然一共买了70万张彩票,占据了当期售出彩票总额的80%以上。最终他们有860张的获金额在600美元以上(彩票部门只公开600美元以上的彩票)。通过冒险,他们这次出手的净收益在70万美元左右。

  无论如何,他们组团买彩票赚大钱还是一段非常有意思的经历。他们的经历也曾被《大西洋月刊》和《环球报》所报道。下面,我就跟大家讲讲他们组团买彩票的故事。说不定你也能从中有所。

  所以哈维和卢昱然后来也放弃了组团购买彩票的生意,转向了互联网创业。作为麻省理工学院的数学高材生,互联网创业也是一个非常适合他们的方向。

  Cash WinFall 这种彩票的规则很简单:每周一期,每彩票的价格为2美元,购买者可以选择6个号码。如果6个号码和开号码全部比中,那么买到这张彩票的人,就能赢得至少50万美元的金。如果没有全部比中,那么金的金额就少很多。这种彩票的初衷是每张彩票的2美元价格里,有1.2美元用来发金,其余用于当地的慈善事业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