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江口沉银遗址3万余件出水文物发掘经过

2017-09-27 00:39

  本次考古发掘工作前后历时3个多月,目前随着岷江汛期的来临,水位逐渐升高,按照既定的工作计划,现场考古发掘工作于4月12日结束。本次考古发掘面积2万余平方米,出水文物3万余件,确认了“张献忠江口沉银”传说。

  这是四川彭山江口沉银遗址发掘出的张献忠大西国册封妃嫔的金册(4月13日摄,拼版照片)。四川彭山江口沉银遗址2016至2017年度考古发掘工作已结束,出水珍贵文物3万余件,其中初步发现直接与张献忠大西国相关的文物上千件,取得重大突破。记者江宏景 摄

  成都4月13日新专电(记者陈健童方左为)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高大伦13日在四川省新闻办举行的通报会上表示,彭山江口沉银遗址2016至2017年度考古发掘工作已结束,出水珍贵文物3万余件,其中初步发现直接与张献忠大西国相关的文物上千件。

  目前,现场考古发掘停止后,考古工作将进入到室内整理阶段,文物人员将对出水文物做进一步;考古工作人员同时将对遗址范围内和遗址周边进行系统考古调查,为明年的考古发掘制定较为详细的工作计划。

  工作期间,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邀请国内外的博物馆专家、考古专家、历史专家以及文物专家共同研讨江口沉银遗址的发掘和,专家一致认为江口沉银遗址的发现是世界范围内所发现的为数不多的批量宝藏,属于世界级的考古发现,是定陵之后最重要的明古发现。

  高大伦表示,本次出水文物数量之多、等级之高,涉及的种类之丰富、时代跨度之大、地域之广,在全国都堪称一项非常重大的考古,具有极高的科学、历史、艺术价值。这次发掘出水的文类以金银铜铁等金属材质的器物为主,包括属于张献忠大西国册封妃嫔的金册,西王赏功金币、银币和大顺通宝铜币,铭刻大西国国号的银锭等,此外还有属于明代藩王府的金银册、金银印章以及戒指、耳环、发簪等各类金银首饰,铁刀、铁剑、铁矛、铁箭镞等兵器,另还有瓷碟、瓷碗、铜锁、钥匙、秤砣、顶针等生活用具,种类丰富。

  据了解,本次考古发掘是四川首次开展的水下考古发掘项目,考古工作创新了工作,运用了大量的新技术,针对遗址处于岷江河道内的实际情况,通过围堰解决发掘平台,为今后滩涂考古、浅水埋藏遗址的发掘提供了工作范式和借鉴经验。

  同时,发掘中采用了现代化的工作方法和最新的科技手段,前期通过金属探测、磁法、电法和探地雷达等物探手段确定了发掘区域,发掘过程中精准记录每一件文物的出水,在重点区域安装延时摄影,搭建整个遗址的考古数据管理系统等,了考古工作科学、有效进行。

  彭山区委梁磊说,下一步,彭山将做好出水文物的安保工作。目前,当地已开始博物馆规划建设工作,争取两年内建成,并且要以高标准建成博物馆的一个标杆,使这些珍贵出水文物能够更好地向展出。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水下考古中心主任、江口沉银遗址水下考古发掘项目负责人刘志岩说,部分银锭、金银册等文物上详细记录着其年代、地域等信息。从时代上看,从明代中期延续至明代晚期;从地域上看,这些文物记录的地域北至河南,南至两广,西到四川,东到江西,范围包括了明代的大半个中国。本次出土的文物是明代中晚期社会生活、、军事等方面最直接的展示,3万余件出水文物对研究明代的史、经济史和军事史等具有重要意义。

  张献忠江口沉银一直是历史之谜,其沉银地点历来众说纷纭,史学界对此也长期存在争议,一直是关注的焦点。近年来,在岷江彭山江口段河道施工过程中,当地陆续发现了一些与张献忠有关的文物,为破解历史之谜提供了线月,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召开江口沉银遗址与考古研讨会,经国内权威专家论证,这个遗址极有可能是文献中记载的张献忠船队被伏击的地点。2016年1月,四川省文化厅(四川省文物局)组织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中心、彭山区文物管理所联合向国家文物局提出了对江口沉银遗址进行考古发掘的申请。2016年4月,国家文物局批准对江口沉银遗址进行考古发掘。